黑曜

当繁华褪尽,众生又有什么区别?
当我消失于虚无,希望还有人能记得我…

一个关于我不负责任以及我自身问题的通知

不知道现在有多少人我写的文,不过估计应该不多。
这次发通知只是要是说明:我想开新文。
关注我的人应该知道我还有两篇正在写的小说,但由于现在我在外地学习,而且每天只有一天能玩手机,已经搁置了很久(到底搁置了多久我不清楚,最近有点学傻了,对时间的概念也有点模糊了)
原本我是想写黑暗风的小说(毕竟我本人就是写黑暗风的),但是奥特曼这个题材(尤其是光之国)真的写不出黑暗风。

额,关于我为什么爱写黑暗风,这其实就是我要说的我自身的问题。
我小时候经历了一些事,具体是什么我不想说了,我承认我是一个非常懦弱无能而且抗压能力非常差的废物。而且从那以后很长时间我都被这件事困扰,最后甚至在初三的时候被诊断出了“阳光型抑郁症”。(放心,现在已经好了)
除此之外因为家庭的关系,我比较早熟,所以我根本不相信什么“乌托邦”、“人与人之间是公平”
(注意:公平和平等不是一个概念,请不要误会)
还有我很喜欢看反乌托邦的小说,比如《动物庄园》《一九八四》

我还要说明一下:
以上只是我自己的情感宣泄,请不要怼我,lofter是个社交软件,不是个人的朋友圈,没有人有权利去管别人发什么。
而且我也承认自己就是个废柴。

连一个废柴都要怼,你是有多自卑多失败才需要从一个废柴身上寻找存在感和荣耀感!

一个脑洞

假设:
贝利亚一直和雷布朗多进行着抗争,雷布朗多因为贝利亚的反抗而无法使出全部实力。
朝仓陆也不是电视剧里的傻白甜,而是一个叛逆傲娇但非常善良的不良少年,超能打的那种。因为救了被其他不良少年围攻的令人所以两人关系还不错。而且私设捷德可以吸收胶囊的能量

赛罗为了追捕贝利亚来到地球,遇见捷德以为是贝利亚的爪牙就和捷德干了起来,但最终因为体力不支退出战斗和受伤的令人一心同体。
刚开始,赛罗和朝仓陆互看对方不爽,但后来赛罗在和朝仓陆的相处中,发现朝仓陆(捷德)并不是坏人而是一个非常善良且非常具有奥特精神的战士,便承认了捷德和他成为了朋友。捷德也从赛罗口中得知贝利亚以前摸等离子火花而黑化的事(但捷德一直很嫌弃赛罗)
然后,赛罗给光之国发了个奥特签名,向奥特兄弟简单说明了一下自己在地球的情况以及一些关于贝利亚的儿子——捷德的事情。

得到消息的奥特兄弟奥父奥母都非常震惊:贝利亚竟然有儿子了!

不过虽然赛罗保证捷德是个好人但依旧不放心,奥父就让赛文,雷欧和梦比优斯去地球调查一下捷德。
赛文等人见到捷德后便开始亲切友好的谈话,刚开始气氛还相当和谐。直到捷德问了一句:“在你们眼里,赛罗是个什么样的人?”,“在你们眼里,我的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赛文等人对赛罗的评价很好,对贝利亚的评价都不好。这时捷德突然质问:

“为什么同样触犯了光之国的法律,赛罗成了英雄,而我的父亲成了恶棍!”

最后谈话不欢而散。
之后贝利亚复活,来到地球,把捷德带到月球。捷德想知道贝利亚为什么会黑化,就选择跟贝利亚回银河帝国。

后来捷德得知真相,誓死要把贝利亚洗白

只为守护.6(上)

私设:
1赫劳和阿基雷斯都是迪迦(领养)的弟弟,而且是被迪迦养大的。
2人间体=奥特曼(除贝利亚)
————————————————————————————

“是你!”
贝利亚看清了刚刚偷袭自己的奥:纤细的身体,独一无二的红紫银相交的体色以及那十五万年都几乎没有变化的面容。
“好久不见,贝利亚。”
“是你救得我吗?”
“当然,而且看样子你恢复的不错。”
迪迦歪了歪头,视线绕过贝利亚看向他身后被撂倒的赫劳和阿基雷斯。
“一苏醒就把我的两个弟弟给搞成这样。”
“………”
见贝利亚没在说话,迪迦也没再说什么,瞬移到赫劳和阿基雷斯身边,释放能量给他们疗伤,赫劳和阿基雷斯很快也恢复到活蹦乱跳的状态。在此期间,贝利亚一直盯着迪迦,妄图从他身上找到哪怕一点点时间留下的痕迹。
“行了,别看了。”
察觉到贝利亚在盯着自己,迪迦一身不自在。“既然已经完全恢复了,就跟我走吧。”
说完,迪迦选择性忽略了贝利亚的反抗,将他带走了。在临走时,贝利亚清楚的看到赫劳和阿基雷斯报复一般的对他做鬼脸。

离开露露耶后,迪迦和贝利亚便飞向了人类所居住的城市。迪迦所在宇宙中的人类已经拥有了自保的能力,大多数的人类也都离开了地球,只有少数人留下。而这少数人大多聚集在一些特定的城市里,所以迪迦并不担心被人类发现。
路上,迪迦觉得一直沉默太过尴尬,便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题和贝利亚聊天:
“话说,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十万年有了吗?”
“十五万年。您·老·还真是健忘啊。”
“抱歉,我对时间没什么概念。”
“说的也是,老·前辈。”
面对贝利亚的无礼,迪迦并没有生气,像是默许了对方的胡闹。
经过几分钟的飞行,迪迦和贝利亚来到了某个城市边缘,随后双双变成人间体。

==================================
以下是说明:
万众瞩目的迪迦终于出场了。
或许大家有疑问:迪迦为什么会救贝利亚?
答案很简单:剧情需要!
原因如下:
一,这篇文中有一个私设(在这里就不剧透了),而且这个私设与迪迦有关。
二,本文的主旨是
“刷白贝利亚,让捷德有一个真正的好父亲”
所以我需要一个人来调节两者的关系。
捷德那边处理起来比较容易,毕竟他还是承认自己的父亲的。
但贝利亚这边就不好处理了,毕竟也是个反派,身边没有什么正义的同伴。况且现在剧情中贝利亚摆脱了雷布朗多,他也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换句话,贝利亚现在的想法是:以前坏事做的太多,我也没有活下去的资格;捷德也得到了认可,自己继续活着只会给他添麻烦。
所以我需要一个成熟冷静而且能体会贝利亚感受的奥来给他进行心理疏导。思来想去,这个大任就落在了迪迦身上ପ( ˘ᵕ˘ ) ੭ ☆
贝利亚,黑暗君主大人亲自给你进行心理辅导感不感动(*σ´∀`)σ

以下是通知:
最近黑曜要出远门去学习,可能会断更很久,还请各位见谅(。í _ ì。)。
但放心,我是不会弃文的。
贝捷的粮,我吃定了!

顺便一提,迪迦的CP暂定为扎基。黑暗首领们的互撩想想都要……੭ ᐕ)੭*⁾⁾

只为守护.5


私设:
1.露露耶没有沉
2.光之国有海洋
3.光之国有天气变化
4.光之国有昼夜变化
5.赫劳和阿基雷斯的身体颜色为私设
————————————————————

    捷德表示紧张,真的很紧张!不是因为周围的评论,而是他现在正跟着佐菲去见奥特之父。
    这也太刺激了!

几分钟前……
    初到光之国的捷德在赛罗的带领下来到了登记处。就在赛罗把门踹开之后,捷德看见了里面的赛文,初代和佐菲。
    然而,捷德那句‘前辈们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一道寒光就在他面前闪过。紧接着,伴随着头镖撞击在一起发出的乒乒乓乓的声音,捷德总算是回过了神。
    随后,他就看见了赛氏父子‘精彩绝伦’的互怼场景:

    “老爹你抽什么风啊!一言不合就飞头镖。”
    “你不是以冷静谨慎著称的吗?”
    “老爹你总是这样,嘴上说冷静头脑又立刻发起热来。”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
    “对父亲用这种口气是翅膀硬了吗?”
    “用不用我让雷欧再给你特训几天!”
    “我不也是在担心你吗!”
………………
    不得不承认,赛氏父子都是战斗狂人,连吵架也跟打架一样一开始就停不下来了。初代见到这个场面也只好上前劝架。

    至于捷德,他完全被晾在了一边,蓝色的眼灯里满满的全是羡慕。
    “你就是捷德吧。”
    就在这时,佐菲走了过来,注视着面前有着蓝色眼灯,甚至连体色也不同于其他奥的捷德,伸出手,说:
    “欢迎来到光之国。”
    “谢谢你的欢迎,佐菲前辈。”
    捷德第一次接触光之国的奥(除赛罗),难免有些紧张,但他还没有忘记礼节,伸出手和佐菲握手。握手时间并没有持续太久,或许是因为捷德太紧张,佐菲感觉他的手很凉。
    “你知道我的名字?”
    “赛罗桑在来的路上给我介绍过您。”
    “这样啊……”随后,佐菲看了一眼还在互怼的赛文赛罗以及劝架的初代。“看来一时半会是没法登记了。既然如此………”
    “?……”
    “捷德,先和我去见奥特之父奥特之母吧。”
    “唉!!!Σ( ° △ °|||)︴”

时间回到现在……
    捷德安静的跟在佐菲身后,心里一直在想一会儿见到奥特之父该怎么办。
    捷德不知道怎样和长辈相处,况且他跟奥特之父只见过一次,而且那次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奥特之父就离开了。
    长时间的思考让捷德有点头晕,以至于走在前面的佐菲停下了都没有注意。
    “你很紧张?”
    “嗯……的确…很紧张。”
    “放心,他们只是想见见你………”
    不知道是不是捷德的错觉,在和佐菲谈话的过程中,他感觉周围越来越亮,面前的佐菲也出现了残影……
    “捷德?你怎么了?”
    “啊,没………”
    突然,一股猛烈的眩晕感袭来,捷德只感觉脚下一轻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捷德!!”

    这是捷德失去意识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平行宇宙的地球)
    与此同时,在露露耶的实验室里,赫劳和阿基雷斯试图制服面前的贝利亚。但实验室的空间不够宽阔,两奥一直都束手束脚。而贝利亚却对空间的大小满不在乎,毕竟都死了好几遍了,多一次少一次有什么所谓。
    赫劳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贝利亚,挥拳正要攻击。
    贝利亚却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一个空翻就用腿勾住了来者的脖子,然后身体猛力向下,双手撑地固定身体让双腿更好的发力,加上赫劳刚刚冲击时的惯性,贝利亚很容易便将他扔了出去。
    壮硕的赫劳刚被解决,阿基雷斯立刻上前补位。
    阿基雷斯的双手仅用几秒就幻化出一对冰剑,随后便和贝利亚对决。阿基雷斯的速度很快,剑法也相当娴熟,贝利亚有时躲闪不及便被冰剑擦伤了身体。但贝利亚可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打败,他可是曾经横扫过光之国的存在,战斗力不容小视。
    很快,他抓住了阿基雷斯剑法的套路,双手抓住阿基雷斯的冰剑将它们分开,阿基雷斯的胸口就出现了一个空门。贝利亚上身不动,下身跃起并在胸前折叠,然后双腿就像弹簧一样踢在了阿基雷斯的胸口,其爆发力可想而知。而且贝利亚在落地之后还不忘给身后想要偷袭的赫劳来一记扫堂腿。
    将阿基雷斯和赫劳双双撂倒之后,贝利亚立刻后退与其拉开距离。
    这时,他开始认真打量面前的两奥:
    阿基雷斯身体偏瘦,但也算是正常体型,身上的颜色以冰蓝色为主银白色为辅。相对于阿基雷斯,赫劳要显得壮硕许多,身体颜色以红色为主银白色为辅,另外赫劳头上的水晶让他联想到了戴拿。

    正当贝利亚思考要不要发个光线把他俩干掉的时候,贝利亚突然感觉心口一紧,不安感充斥着大脑,脑海中又出现了捷德身影。

    【是捷德出事了吗!?】

    对儿子的关心使他忘记了“在战斗没结束之前不能放松警惕”这条铁律。其结果可想而知……
    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贝利亚身后,他伸出手摁住贝利亚的脑袋并将他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回过神的贝利亚一个鲤鱼打挺摆脱了身后的控制,随后他看向来者……


(光之国—夜晚)
    捷德是在银十字苏醒的,苏醒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奥特之母。
    “怎么样,还难受吗?”奥特之母关切的问道。
    “已经没事了,谢谢您的关心。”
    见捷德的情况稳定了,奥特之母也放心了。她看着面前和贝利亚有几分相似的小家伙,心中有些伤感心疼。
    如果贝利亚当初没有去触摸等离子火花,他们三个还会是最亲密的战友,捷德也可以在光之国平平安安的长大,但这世间没有如果。

    “那个,奥特之母,是佐菲前辈把我带来的吗?”
    捷德的声音将奥特之母从回忆中拉回现实。
    “是的,下次你遇见他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还有捷德,你以前一直生活在地球,早已习惯了地球的光能。这次是你第一次来光之国,而等离子火花的光能比地球上的光能强上数倍,你一时适应不来就产生了不良反应。”
    “这样啊。那我大约过多久能适应?”
    “短则两周,长则一个月。而且在这段期间里不能进行高强度运动。”
    后来经过协商,捷德婉拒了奥特之母的邀请;决定住在贝利亚以前的房子里。在离开银十字之前,奥特之母还告诉了捷德一些关于适应期的注意事项,看着捷德单薄的背影,奥特之母心疼的叹了口气。

    贝利亚的房子离银十字很远,处于适应期的捷德又不能过长时间的飞行,所以他从银十字出来后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经过这一天的折腾,捷德一到家就二话不说直接睡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
啊,感觉最后烂尾了(; ̄ェ ̄)
——————
算了,接着讨论迪迦的cp
A.赛罗(甜度爆表的CP,不错的(┌・。・)┌)
B.诺亚(老年组意外的充满色...气ꉂ ೭(˵¯̴͒ꇴ¯̴͒˵)౨”)
C卡密拉(相爱相杀,很好(๑•̀.̫•́๑))
D.戴拿(兄弟组了解一下罒ω罒)
E.evil(不知该如何形容,但又就得非常合适的CP( ¨̮ ))
F.扎基(说吧!想不想看两大黑暗势力头领互撩!(´▽`ʃƪ))
G.其他(欢迎在评论里里开脑洞)
提醒:本文不会出现赛捷CP

现在:
赛罗:5票           诺亚:2票
卡密拉:2票       戴拿:1票
evil:1票             扎基:4票
————————
话说有谁知道“贝佐”这个cp是怎么来的

今天因为坐窗台(教室在5楼)而被班主任拉到办公室谈人生。
真是表面笑嘻嘻,心里MMP

P1几周前割的
P2一周前割的
P3第二张不清晰,再发一遍(其中一条割的太深了,虽然挺爽的)

只为守护.3


———————(另一个宇宙中)———————

    贝利亚再次醒来是被一阵杂音以及自己滴滴作响的计时器给吵醒的。
    身上依旧很痛,证明他没有做梦:自己还活着!而且感觉自己貌似泡在水里。
    除此之外身体还动不了,不过贝利亚明确的感觉到周围源源不断的向自己输送着能量。他睁开眼灯,结果差点被视线内满目的光离子闪瞎。对此,贝利亚选择放弃抵抗,任由这些“来路不明”的能量涌入自己体内。
    毕竟对他来说再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贝利亚的计时器也不再滴滴作响,除了时有时无的杂音,周围几乎寂静的可怕。
    突然,一声低沉的、类似金属间摩擦的声音响起。贝利亚再次睁开了眼灯,这次视线内的光离子几乎消耗殆尽,浸泡着自己的溶液也几乎变成了清水。
    现在,贝利亚看清了周围的环境:他正躺在一个长方形的玻璃容器里,身上还插着几根管子,而容器不远处就是一个类似操作台一样的东西。
    随后,伴随着机器运作的声音容器慢慢的打开。当一切再次恢复寂静时,贝利亚身上的管子也全部去除,他终于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贝利亚从容器中坐起来,水滴顺着身体逐渐滑落,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银红相间的体色。

    还没等贝利亚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个奥特战士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另一边-M78星云)————————————
    捷德正跟随赛罗前往奥特之星的路上。
    “赛罗桑,奥特之星是个什么样的星球啊?”
    “嗯……这个嘛,在我看来奥特之星就像一颗绿宝石一样。而且科技发达,社会和谐安定。”
    “感觉和地球很像啊……”
    “到了!”

    此时,一颗碧绿色的星球出现在捷德面前。捷德伫立在原处为眼前星球的魅力而感到惊叹。
    “怎么样?很漂亮吧。”
    “……”捷德没有说话,他已经被眼前的美景震撼了。【原来父亲以前,就是住在这么美丽的地方啊…】
    “好了,别光站着了,我带你去登记,之后你就可以在光之国自由走动了。”

    说完,赛罗拉着捷德进入了光之国。
    赛罗和捷德是在奥特宇宙港降落的,然而刚一降落就引起了不少奥的的注意,尤其是捷德那双与贝利亚极其相似的眼灯让所有的奥都心生忌惮……周围的奥小声议论着,他们的神情和语气无一例外都透露出对捷德的防备和疏远。

    “那不是赛罗吗,他旁边的奥是谁啊?”
    “他的眼灯好奇怪啊。”
    “而且他跟贝利亚长得好像啊!”
    “他会不会像贝利亚一样……”
    “我们还是躲远点吧………”
    ……………

    赛罗有点担忧的看着捷德,但捷德并没有将那些评论放在心上的样子。
    赛罗带着捷德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登记处。一路上,类似的评论并没有减少,句句刺耳。赛罗被这些杂音搅得心烦,到了目的地,更是一脚踹开了登记处的门,而登记处内的佐菲,初代和赛文无奈的看着刚装好没多久的门荣幸的碎成两半。
    “赛罗!你…………”最先说话的是赛文,作为罪魁祸首的老爹,赛文觉得有必要批评一下这个屡教不改的臭小子。直到他看见赛罗身后的、和贝利亚极其相似的身影………

========================================
我们的目标是:刷白贝老黑!!!!

以下提问:
Q1:猜猜出现在贝利亚视线里的两个奥特曼是谁?以及叫什名字?
提示:
1他们是平成系列里的
2他们是跑龙套的
3还没出手就被怪兽打死了
(检测你有没有成为资深奥粉资格的时候到了!)

Q2:大家希望贝利亚和捷德以什么方式相见?
A捷德苦战,贝利亚出手帮忙
B捷德受伤晕倒,贝利亚给他疗伤
C其他(欢迎在评论里分享你们的脑洞)

Q3:再过几篇,迪迦就要出场了,大家希望他跟谁组CP(可多选)
A.赛罗(甜度爆表的CP,不错的ᙏ̤̫͚)
B.诺亚(老年组意外的充满色...气(⌯¤̴̶̷̀ω¤̴̶̷́)✧)
C卡密拉(相爱相杀,很好(๑Ő௰Ő๑))
D.戴拿(兄弟组了解一下ꉂ ೭(˵¯̴͒ꇴ¯̴͒˵)౨”)
E.evil(不知该如何形容,但又就得非常合适的CP( ¨̮ ))
F.扎基(说吧!想不想看两大黑暗势力头领互撩!( ˘ ³˘)♡)
G.其他(欢迎在评论里里开脑洞(ˊ˘ˋ*)♡)
提醒:本文不会出现赛捷CP
           以及迪迦在此文中后期的身份是黑暗君主

只为守护.2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一大早朝仓陆便起了床,他已经计划好了:上午出去打工,下午就窝在星云庄里打游戏。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传送舱门打开的瞬间,朝仓陆就看见传送舱内有三个人:人形大小的赛罗奥特曼,萌亚姐姐和鸟羽来叶。

    看到这一幕,朝仓陆有点惊讶((유∀유|||))
    【等等这个时间萌亚姐姐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等等等这个时间来叶不是应该在公园练剑吗!?】
    【等等等等赛罗桑不是应该在令人先生的身体里吗?为什么会………!!!???】
    以上是某懵逼陆的内心吐槽。

    “捷德,告诉你个好消息。”率先发言的是赛罗,他上前一步,说:“奥特之王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回光之国。”
    “唉!Σ(゚∀゚ノ)ノ去……去光之国!?”
    “是啊,这可是奥特之王老爷子亲口跟我说的。他希望你能成为真正的奥特战士。”

    “可……可是我………”
    “放心,光之国的居民人都很好。”
    赛罗认为自己猜出了朝仓陆所担心的事情。“虽然你是贝利亚的儿子,但你已经亲手打败了他,这已经证明你和他是不一样的。”
    赛罗没有注意到,当他说到‘亲手打败’的时候,朝仓陆愣了一下。

    朝仓陆承认他很想和赛罗一样成为奥特战士,想变得更强大去保护身边的人,但朝仓陆依旧不太想去光之国。不过其原因并不是赛罗所说:自己是贝利亚的儿子。朝仓陆很清楚,无论自己多么努力都无法摆脱这个头衔。
    朝仓陆不想去光之国真正的原因,他一直在害怕,他怕光之国的人像地球上的人一样,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就会改变对他的态度。
    虽然像赛罗所说光之国的居民人很好,但是他的父亲在被雷布朗多控制的时候所犯下的错误却是无法弥补的,这些错误是无法随着贝利亚的死而烟消云散的。
就算光之国的居民再怎么善良,那些流下的血无法也收回,倒下的战士也不会再回来……
    贝利亚曾经给光之国带来的伤害以及恐惧是无法被人忘却的。

    看朝仓陆迟迟不回话,来叶上前劝说:     
    “小陆,你也是奥特曼,你应该去认识一下你的同族。况且,这次可是奥特之王他邀请你,不会有问题的。”
    “来也说的没错。你可是得到了奥特之王和奥特之父的认可,他们一定会接纳你的。” 
    听到谈话的佩嘉也从黑暗之域走出来。
    “我相信小陆一定会是优秀的奥特战士。”
 
    听完来叶和佩嘉的鼓励,朝仓陆还是有点犹豫。最后,萌亚走上前轻轻按住朝仓陆的肩膀,对他说:
    “小陆,怎么说光之国也曾是你父亲的故乡,你真的不想去看看你父亲以前生活的地方吗?”
    “我……”朝仓陆抿了抿嘴,萌亚的话刚好提醒了他:光之国是他父亲的故乡啊。
    归根结底,他一直都想了解自己的父亲,想知道父亲以前生活在什么地方,过着怎样的生活以及……究竟是什么让他的父亲变成今天的模样……

    “谢谢你,萌亚姐姐。”
    随后,他抬起头露出一个充满阳光的微笑。紧接着,他对赛罗说:
    “走吧,赛罗桑,我要和你一起去光之国!”
    “这才对嘛。既然如此,走吧!”

【赛迪】 你我的相遇,彷徨的终点


私设:
赛罗现在的年龄相当于人类的7岁左右,小梦9岁左右
以及现在的时间线是雷欧兄弟还在宇宙间漂泊
(时间线混乱请无视)
——————————————————

第四章
风雨前的平静

    赛罗做了一个梦,梦中一片黑暗……

    赛罗很害怕,很孤独,很绝望。
    他开始奔跑,想要逃离这一切。他跑了很久,但那黑暗就如同没有边界一般,看不到尽头,更不用说逃出去了……
    最后筋疲力尽的赛罗放弃了,他呆愣的伫立在原地,空洞的双眼凝视着面前一望无际的黑暗,安静的令人窒息……

    突然,一双手将他拉入怀中。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赛罗有点措不及防,他抬起头,看见了那张熟悉的红紫色身影。
    “怎么了,赛罗?”迪迦伸出手,轻抚赛罗的脸颊,那感觉无比真实让赛罗留恋…
    一瞬间所有的痛苦烟消云散。赛罗只感觉,心里暖暖的很充实但又不知为什么,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就在这时,赛罗感觉到头上的重量,那重量有力但也温柔……

    “想哭就哭吧…”

    终于赛罗不再隐忍,将头埋进迪迦的颈窝大颗大颗的眼泪也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流了下来。

    【想把所有的委屈都告诉他,永远不想失去他。】

————————————————
    清晨,等离子火花的一缕光线照在了赛罗的脸上。小赛罗睁开眼灯,活动了一下因为昨天训练而有些酸痛的关节,但又不小心扯到了背上的伤。
    “啊,该死!”

    不过尽管如此,也依旧无法让小赛罗忽略从门外飘来的阵阵香气。
    成年奥特曼不用吃饭,但幼年奥特曼尤其是像赛罗这样处于成长期的小奥,每天所需要的能量几乎等于一个成年奥,但由于身体没有发育完全无法吸收足够多的能量,所以便不得不通过进食来补充。
    赛罗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厨房,看见了和梦中一模一样的红紫相间的身影。

    此时,迪迦正专注于眼前的饭菜没有注意到一只红蓝相间的小兔子正向自己靠近,直到感觉到腰上的温度。
    小赛罗正站在他的身边,抱着他的腰,扬起头看着他。
    “怎么了,赛罗?”
    “没什么。”说完,赛罗又用头蹭了蹭迪迦的腰。
    “昨天的伤好点了?”迪迦空出一只手摸了摸赛罗的头。
    “嗯,已经好多了。”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受了伤撑不住了就告诉我,不能再硬撑着了。”
    “嗯!以后不会了。”
    “好了,先吃饭吧。你的伤还没好就暂时不训练了,好好休息,下午带你出去玩。”
    “迪迦哥哥你真好!”

(警备队本部)
    泰罗坐在工作桌前,手指在淡蓝色的光屏上滑来滑去。当他终于把最后一个文件处理完毕之后,身心俱疲的泰罗瘫在了椅子上默默吐魂。
    “没想到赛文表哥每天要处理这么多文件,还真是辛苦啊……”

    “怎么,这就不行了?”

    佐菲不知何时出现在泰罗面前,手里还抱着一堆新文件。
    “佐菲哥哥,你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想再处理文件了。”看着佐菲手里的文件,泰罗欲哭无泪。
    “放心,这些文件不是给你的。”
    “呼,那就好。话说佐菲哥哥,你知道赛文哥最近怎么了吗?他这些天的脸色很难看啊。”
    “这我倒不知道。”佐菲简单的敷衍了一下,这件事他怎么会不知道。
    “……佐菲哥哥,今天能不能给我一天假。我答应小梦今天带他出去玩,而且现在已经下午了。”
    “……唉,好吧。记得注意安全。”
    “谢了佐菲哥哥。”

【赛迪】 你我的相遇,彷徨的终点

私设:
1光之国也有海洋,但海洋面积还不到整个星球的三分之一
2光之国也有天气变化
3外来奥和很长时间没有回光之国的奥都要去登记处登记(前者是证明自己的身份,后者是证明自己回来了)
———————————————

第三章  登记风波

    从和赛罗相遇之后,迪迦便在光之国住下了。赛罗到现在还沉浸在找到家人的喜悦之中。至于迪迦,一个人孤独太久难免想找个同伴。
两者就像折翼的天使,互相依靠来获取温暖。
    迪迦也是真心把赛罗当做自己的弟弟来照顾,为了不让赛罗再被欺负,他开始教赛罗格斗术。赛罗学得很快,连迪迦都对赛罗的天赋表示震惊。
    两人就这样过着饿了做饭吃饭,累了靠在一起休息睡觉,伴着黎明起床训练,随着夕阳回家休息的日子近一个月。
    直到今天,小赛罗才意识到:迪迦哥哥好像没有去登记。
    事实上,迪迦根本不知道还有登记这回事。不过即使他知道,他也并没有那个打算,至于原因……

    他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多年前他路过光之国的悲惨经历:
    当时的光之国还不是今天这幅模样。
    那天迪迦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受了伤,就在这时,他来到了光之国。迪迦本想在这个地方停靠一段时间,但他刚刚踏进光之国的屏障,两个银族青年奥就冲了过来将他围住。(←这就是为什么迪迦对那个屏障如此忌惮)
    不得不说后生可畏,原本就遍体鳞伤的迪迦在那两奥的围攻下,险些就交代在光之国了!
    后来从光之国附近星球的宇宙人口中得知,那两个青年奥分别是凯恩和贝利亚,不过他俩后来怎样,迪迦就不知道。

    面对赛罗让自己去登记的要求,迪迦内心是拒绝的,他对时间并没有什么概念,所以距离他上次来光之国到底过了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万一再遇到凯恩或贝利亚的话……
    但是另一方面,你想象一个画面:一个原本就孤苦伶仃又格外可爱听话的小兔子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你,你忍心拒绝他的要求吗?反正迪迦是拒绝不了。
     所以最终,迪迦在赛罗的软磨硬泡和卖萌撒娇下妥协了,接受了去登记处登记的请求,为了不节外生枝,便转化成了红色强力型。(光之国没有紫色的奥)

    今天光之国依旧是个晴朗的好天气。迪迦走在光之国的街上,不禁感叹光之国的巨大变化。
    他来到光之国已经一个月了,但是他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海边,不过感叹归感叹,迪迦并不想在奥多的地方逗留太久,所以在知道登记处在哪儿之后便迅速去往登记处。
   

登记处内
    今天负责登记处的是赛文,然而赛文的心情有些低落,出于对弟弟的关心,佐菲特地来探班,反正最近宇宙里风调雨顺,警备队除了日常巡逻也没有什么事。
    看着坐在座位上发呆的赛文,佐菲最先打破了沉默:
    “是关于赛罗吧。”此时房间里没有其他奥,所以佐菲直言不讳的说出了那个名字。
    赛文已经有一个儿子的事并没有向大众公开,所以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奥只有奥特之父,奥特之母以及佐菲。
    “他……从孤儿院逃走了……到现在都没找到………”外人眼中稳重而且永远处变不惊的赛文现在只是一个失去了孩子的父亲。
    “……赛罗他现在还不到1000岁,不会离开光之国太远,一定可以找到的……”佐菲想再说些什么来安慰赛文,就在这时门外的声音使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就是这里吗?”
    “是的,今天管登记的是赛文,他头上有个头镖,很好认的。”
    “谢谢。”
    “下次见。”

    随后,一阵敲门声。
    “请进。”听到外面的交谈声,赛文立刻收拾好情绪,将自己投入到工作中。
    话音刚落,强力型迪迦走了进来。
    在看清来者的一刹那,佐菲和赛文都看呆了,面前的红奥有着纤细的身型,怎么看都不像个战士,但浑身却又隐隐地散发着王者的气质。
    “那个,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察觉到对方异样的目光,迪迦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
    “啊,抱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赛文立刻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拿出一张电子登记表交给对方:“你是来登记的吧,把这张登记表填完即可。”
    迪迦接过登记表,大致看了一眼。
    【要求填写的信息还挺多,还好都是一些基础信息,应该不至于暴露身份。】
    随后,迪迦在光屏上滑动手指开始填表。姓名性别都正常,但在填年龄的时候,迪迦稍微顿了顿,然后填上了7500(瞎编的)。
    再填表的过程中,迪迦扫了一眼面前的赛文,身上的肩甲头上的绿色光源以及那黄色的眼灯都和赛罗有些相似。然而想快点完事快点离开的迪迦并没有把两者联系在一起。
    登记进行的很顺利,迪迦填完表就离开了。
    迪迦离开后,赛文紧紧盯着登记表上的“出生地”,这一项迪迦只写了一个“无”。

———————————————
表示有点纠结到底应该称他们“奥”还是“人”(⇀‸↼‶)

只为守护.1

    距离与贝利亚的最终之战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了,在这一个月里,大家的生活也全都回归了正轨。
    就像童话故事的情节一样:恶魔死了,大家继续幸福快乐的生活着,打败恶魔的勇者成了英雄,得到了所有人的承认和崇拜。
    然而,童话终究是童话,现实也终究是现实。没人知道英雄心中的想法,也没人关心……
    最终之战结束后,朝仓陆的生活也恢复到正轨,每天起床、打工、吃泡面如此循环。虽然他表现的很开心,但事实上,那些笑容都不过是假象。朝仓陆已经19岁了,是个成年人了,自然也早就学会了如何去隐藏自己的感情。确切的说,他从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的感情。

    朝仓陆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自己小时候是多么羡慕那些有家人的小孩:羡慕他们每次上学放学都有家长来接送,而自己永远只能孤身一人;羡慕他们能被家人抱在怀里,而自己只能在周围没人的时候自我拥抱;羡慕他们受了委屈便可以向家人哭诉,而自己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每当朝仓陆感到痛苦绝望的时候,他也只能一人来到天文台,在那里大哭一场。然而,无论他哭得多么撕心裂肺,都没有人来回应他、安慰他。
    后来,在多次哭泣却无人回应之后他明白了……
    他开始学习伪装……
    他开始用微笑来掩盖内心的伤痛,只为保护他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尊严和心灵……

    再后来,朝仓陆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自己还有一个父亲,没人知道当他知道这个事情之后有多开心。然而喜悦之后是更大的痛苦……
    他的父亲是坏蛋,是反派,他终究要被正法。也就是说,贝利亚免不了一死!
    朝仓陆刚刚知道自己还有一个父亲,却又不得不接受终会失去他的事实。
    世上最残忍的事也不过如此吧:给予他一切,又在一瞬间尽数收回……
    更残忍的是杀死贝利亚的不是别人,正是贝利亚的儿子——捷德。

    幸运之神似乎厌倦了眷属这个命运多舛的弃儿,将他拉出深渊,随后便将他推入更黑暗的深渊……

    他根本不想杀死贝利亚!
    贝利亚,可是他的父亲啊!
    是他日日夜夜期盼的家人啊!

    然而,一切都已尘埃落定……
    贝利亚离开了,可能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朝仓陆只能继续用笑容去掩盖自己的痛苦……
    他真的很想再和贝利亚见面,哪怕一次……
    他真的很想再被贝利亚抱在怀里,不管贝利亚出于什么目的……
    他真的很想再叫贝利亚一声“爸爸”,不在乎他是否真的承认自己……


    爸爸,捷德想你!